石油专家们却不这么认为。假设充足的全球供应可以控制价格

几个月前,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签署了一份退出伊朗核协议的行政备忘录,最近针对伊朗石油出口以及国家航空、航运的经济制裁,银行业预计不仅会对世界能源市场和整个金融商业格局产生显著影响,还会对伊朗的中东地缘政治产生显著影响。但更重要的是,年轻的伊朗人与美国的关系也面临着被破坏的风险。11月初,美国政府恢复了对伊朗的“多目的”制裁,希望伊朗接受一项改进后的核协议,限制伊朗的弹道导弹计划,并结束一些地区组织的敌意。

除了控制伊朗的石油、银行和港口外,经济制裁还威胁到,如果伊朗进行贸易以支持伊朗的石油出口,伊朗将被排除在美国金融体系之外。此外,美国著名的2018年5月退出联合全面行动计划(JCPOA)不太可能恢复正常。尽管民主党在众议院占多数,但伊朗经济已经感受到了压力,收入下降了近20亿美元,伊朗里亚尔自2017年以来下降了近75%,与美元相比。

一些强大的政治力量称之为鹰派的经济制裁预计将转化为伊朗非常不利和侵略性的行为,其中最突出的是石油出口和供应。

美国对伊斯兰经济实施制裁后,石油供应失衡仍是一个担忧

特朗普政府一退出伊朗核协议,石油市场专家就很快看到这一裁决对全球石油和天然气市场的诸多影响。伊朗已经面临经济制裁的压力,其石油出口量已从每日平均250万桶大幅下降至150万桶。这意味着伊朗的石油日供应量比几个月前的出口量少了近100万桶。根据路透社的最新报告,在石油输出国组织(欧佩克+)在阿布扎比召开会议后,沙特阿拉伯于12月宣布将石油日产量削减50万桶的决定后,石油目前的交易价格超过每桶70美元。特朗普政府感受到了沙特阿拉伯削减石油产量的新战略的压力,这进一步导致对中国、印度、韩国、日本、台湾、希腊和土耳其的制裁软化。本周早些时候,美国总统通过推特警告欧佩克不要削减石油产量。在推特中,总统还提到“油价必须根据供应情况降低”。为了保持石油供应的繁荣,特朗普最后的希望仍然是沙特阿拉伯,并缓和其制裁伊朗的进一步影响。然而,允许印度、日本、韩国和中国等亚洲重量级国家购买伊朗原油只是一个短期措施(每半年一次),以确保伊朗和亚洲国家之间的临时贸易流动。

这一豁免令让石油交易商们平静下来,让伊朗向欧洲和亚洲国家出口石油。然而,在石油供应趋紧的前景下,8个被豁免的国家可能会寻找替代供应商,以取代伊朗原油。这种情况也会导致产油国开采更多的石油。其结果是石油被沙特阿拉伯、美国和俄罗斯的产油国所取代。由于墨西哥湾和德克萨斯州的新管道和出口码头,美国石油出口预计将增加。

在发达经济体,石油专家预计明年夏天石油供应将进一步收紧,进而导致油价上涨。航空燃油价格的上涨也可能对航空业造成冲击,而燃油价格往往会转嫁给航空旅客。专家们还预测,如果伊朗决定封锁霍尔木兹海峡,石油价格将大幅上涨。此外,对沙特阿拉伯和以色列的军事或网络攻击,以及也门不断升级的军事敌对行动,可能会阻碍许多关键的石油贸易点。

石油市场的未来也可以由伊朗规避制裁的程度来决定,考虑到卫星等技术进步可以用来跟踪油轮,关闭自动信息系统将其从监控雷达中移除。此外,挑战还在于获得伊朗原油的付款。如果美国部署其快速银行交易系统惩罚购买伊朗原油的进口商,石油销售可能会放缓。

只有在其他强大盟友加入的情况下,制裁才能保持强大

美国的经济制裁在某些情况下是一种强大的武器,是世界超级大国中最强大的。最近,如果特朗普政府继续采取这一方针,美国单独利用制裁的目标可能会适得其反,并在难以想象的程度上削弱其重要性。如果不与欧盟、韩国和日本等其他超级大国合作实施制裁,可能会对全球国际贸易格局、金融市场,当然还有货币交易产生更大的影响。

例如,欧盟正寻求以特殊目的载体(SPV)的形式,为伊朗和企业建立一个特殊的金融清算系统。这些特殊目的载体的近期目标肯定是将伊朗从华盛顿的魔爪中解救出来,但在未来的几年里,这些系统预计也会证明对包括中国和俄罗斯在内的其他受制裁国家是有益的,并在美国统治的体系之外提供一个公平的竞争环境。尽管考虑到银行、政府和全球企业面临的挑战,建立这些特殊目的公司似乎复杂得多,但这是华盛顿单方面使用制裁的结果。然而,美国国家安全顾问约翰·博尔顿近日表示,欧盟逃避对伊朗制裁的努力“可能是无效的”。

Sudip Saha出版

Sudip Saha是亚太地区领先的技术顾问之一,曾在领先的IT咨询公司担任关键职位。他撰写了大量关于下一代技术,尤其是人工智能、物联网和大数据的商业可行性和影响的文章。Sudip的强项在于对科技领域的关键发展进行细致入微的分析。作为一名著名的思想领袖,他的观点发表在主要出版物上,包括CIO, ZD Net,经济时报和经济学人

留下你的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将不会被公布。必需字段被标记

Baidu